乡村小说网LOGO
神医小农民 春满乡村 近身保镖 家庭欲火 小家碧玉H 阿宾正传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十十八章

    <>[内兄小说网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華姨躺在那裏,用一隻手握住自己的一隻白顫顫乳兒,叫道:“小冤家還不快過來?”

    我急忙看去,就見華姨微傾瓶口,一道細流便順著她的乳頭流淌了下來,華姨輕聲的呻吟著,乳頭兒也愈發顯得黑紅發亮。( 斗神小说网)

    我不敢怠慢,急忙趴至她的胸前,伸出舌頭圍著她的美乳一舔,華姨便用手捏著***歪到我的嘴裏,緩緩傾倒。

    我含住了她半個***,清泉便汩汩淌落在我的嘴裏,這酒入口清甜,可是馬上便變得火辣,直讓人渾身發熱。酒香,膚香,均是醉人之香!

    華姨止住了倒酒,卻用手握著乳頭磕著我的牙齒,我嘴裏全是清酒,卻又不敢下咽,急忙抿住嘴唇,趴到她的身上,吻住了她的紅唇。

    華姨朱唇開啓,把我的唇含在之間,我微張嘴唇,把舌伸在她的嘴裏,清酒便順著舌盡數渡了過去,舌也直覺的一陣辣辣的酥麻。

    我正待起身,華姨卻緊緊的抱住我的身子,用舌一頂,酒在她的唇間溫了一溫,便又盡數送回了我的口中。酒的辣味卻已淡了,卻又添了幾分淡淡的甜味。說來也怪,本來火熱的酒,卻變得有了一絲清涼,讓人百骸俱酥。

    華姨推開了我,微微喘著,神色間平添了萬種風情。她把瓶子遞給了豔麗,豔麗卻又笑道:“好哥哥,小妹量淺,再給你換個法子吧!”

    說話間,她用手掬住了自己平坦小腹上那個小小的臍窩,她的臍窩比得其她人都要深上一些,現在被她一掬,更是張大了許多,圓圓的,正像個小小的箕斗。

    她用芊芊玉指拈著瓶兒,把自己的臍窩慢慢注滿,然後笑著看我,我舉指一贊,伏在她的腹上,用唇含住她的臍窩,狠力的一吸,直把她那小小的臍窩吸了個底朝天。

    豔麗尖叫一聲,用手按住了我的頭,也不知道是想讓我再吸,還是有些痛了。我用舌在她的臍窩裏涮上幾涮,笑嘻嘻的擡起了頭。

    豔麗早已櫻唇半張,等候在那裏,我卻不吻住她的唇,而是用手捏住她的下巴,把嘴唇鼓成一個小小的圓,讓清酒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她的唇間。

    豔麗仰著頭,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帶著無限的深情凝視著我,就像是一位最虔誠的信女在等待著神詆的賜福,用香舌接下每一滴滴落的甘露。

    我看的不禁也有些癡了,豔麗真的好生癡情,動情的女子最爲美麗,豔麗此時真的宛如那正在開放的玉蘭花,純潔而清雅。

    豔紅卻在一邊嚷道:“我的好哥哥,好姐姐啊!我和媽可要去睡覺了,讓你們這對癡男怨女在這裏變成夫妻石好了。”

    豔麗臉兒一紅,把唇向上一迎,吻住了我的唇,自我的嘴裏吮了一半酒過去,鬆開我,把瓶兒遞給豔紅,嗔道:“給你,就顯得你性急!”說完,便靠在華姨身上,顯得一副嬌柔無力的姿態。

    豔紅拿著瓶兒,卻依舊叫道:“媽和姐姐都沾了個先,倒讓我爲難了,我要想個什麽法子呢?”

    兩隻眼睛滴溜溜一轉,卻笑了起來,徑自低下頭去,用手指撐開了自己兩片小小的陰唇。

    華姨急叫:“不可!”豔紅手快,卻已傾倒瓶口,把酒注入了自己的***之中,清酒剛沾嫩嫩的細肉,豔紅便發出了一聲駭人的慘叫。

    縮手卻已不及,還不敢放開兩片陰唇,只能把腿兒踢蹬個不停,身子亂顫著,吐著舌頭,眼角竟然已經挂上了淚痕。

    我一怔之間,便已知道,這酒太烈,陰道的嫩肉兒如何禁受得起,豔紅這妮子這下可是吃了大虧。

    我急忙俯身在她的腿間,把她的腿分開,用指撚著她的陰唇,把舌伸入***之中,細細的舔著,把酒水盡數吸吮到自己口中。

    豔紅這妮子,心下發急,卻在我的身上撒氣,竟用手在我的背上使勁的掐著。我知她痛得難忍,便任她去了,只是用舌小心的舔著***,她掐在身上,其實並不覺得痛,倒是減輕了不少身體的火熱難耐。

    還是華姨和豔麗心疼之下,急忙過來掰著豔紅的手,一邊撫著她的脊背,責怪道:“紅兒,你自己淘氣,怎麽倒在你表哥身上撒氣?看看都掐的青紫了。”

    豔紅卻把嘴一嘟,也不說話,只把腿兒盡力的張開,讓我的舌更加的深入進去。

    我擡頭笑道:“華姨,你們莫要怪她,她也是想著法子想讓我喜歡。”豔紅這才顯出了笑容,把嘴一翹,一副還虧你知道的嬌俏模樣。

    她對著華姨笑道:“媽,您就會偏心表哥!”忽然自己身子一歪,急忙用手去挖自己的***,一邊嚷道:“咦?這裏怎麽越來越癢的難受?”

    華姨拿她沒辦法,笑道:“還不是你把酒灑在那裏的緣故,也罷,今天你最小,倒是讓你拔個頭籌,快求你的表哥幫你解解火吧!”

    豔紅聽了,也不挖自己的***了,向我的身上一撲,嘻嘻笑道:“好啊,表哥你聽見了,媽媽要我先來哦!”

    我扶住她的大腿,正準備把她壓在身下,她卻按著我的胸膛,不讓我起來,兩腿分開一蹲,手放在胯下,去握住了我的雞巴。這妮子就喜歡騎在我的身上,非得沒力氣了才肯下去。

    我感受著她的小手握著雞巴送進了一個濕膩膩,肉乎乎所在,豔紅把手一松,坐了下來,卻猛地一聲慘叫,整個人倒在我的身上,抽搐不已。

    卻原來她坐的太急,剛剛烈酒還有些殘餘,把她的陰道內壁刺激的腫脹起來,顯得狹小了許多,這猛地一下,不異於經歷了一次破身之痛。

    我的雞巴也覺得一陣火辣辣的,浸潤著她的***,還有殘留的清酒,雞巴變得愈發脹大起來,把她的***撐了個嚴絲不露。只覺的從***內裏,熱乎乎的熱氣蒸騰著雞巴的前端。

    豔紅掙扎著坐起身來,小臉變得有些白了,卻咬著牙,還是顯得很不服氣,徑自把***磨來磨去。初始還有些快要滴淚的樣子,後來卻在那裏搖擺著身子,舒爽的呻吟起來。

    “啊……啊……噢……好美……噢……美死我啦……”一邊叫著,一邊胡亂的踢蹬著腿兒,手舞足蹈著。

    雞巴在***中繃的緊緊的,隨著她扭動身子,左右的撞擊著陰道的***,在其中一撅一撅的顫動著。

    豔麗看的眼兒都眯縫起來了,忍不住用手在自己的***上按捏著,華姨卻一拉她,和她分立在豔紅的兩邊,然後兩個人一人架住豔紅的一隻胳膊,使得豔紅只好半蹲起來,上下顛動著身子。

    她的身子向上一起,陰道的***便被翻套出來,再向下一坐,***又深陷進去,把雞巴連根吞掉,一起一坐之間,***兒便順著陰唇的縫隙潺潺的滴濺出來,把我和豔紅的陰毛都浸的濕乎乎的一片。

    初始還是豔紅在做主導,後來乾脆是華姨和豔麗提著她的身子了,她自己倒是舒服的眯上了眼,“噢……美死我啦……嗯嗯……美死我啦……唔……”一邊還偷閒各握住了一個***。

    華姨和豔麗被她捏的難受,又累得氣喘,不由把她一松,笑道:“我們在辛苦,紅兒倒會享受!”

    豔紅被她們鬆開,卻已坐不直身子,做勢便向後倒去,我急忙坐起身子,攬住她的細腰,笑道:“華姨,你們怎麽這麽就把紅兒給扔了啊?”

    一邊說著,一邊把豔紅抱在懷裏,***抖動著,雞巴在她的陰道中微微的顫動,製造出一種震顫的刺激。

    豔紅卻把我一推,自己向後倒去,笑道:“好表哥,我夠了,你快去給媽媽和姐姐快樂吧!她們的眼神快把我吃了。”

    我向華姨看去,華姨一推豔麗,豔麗卻還要推脫,說道:“媽媽,還是您先來吧!我再等等。”

    華姨卻從後面一把把她摟在懷裏,用手扒著她的兩腿,笑道:“麗兒,跟媽媽還要客氣什麽?”

    我從豔紅的陰道中抽出濕淋淋的雞巴,來到她們的面前,也不客氣,“噗哧”的一聲,便盡根頂入了豔麗的***之中。

    豔麗***向上頂動,充滿深情的叫了一聲:“情哥哥也……”倒在了華姨的懷裏。

    華姨用腿撐住她的身子,體下頭和豔麗溫柔的親吻著,雙手也開始放在她的***之上,用力的揉著。

    我扶住豔麗的兩條大腿根部,***一頂一縮,雞巴開始有規律的緩慢在陰道中蠕動***著,我這樣可以控制好節奏,畢竟還有華姨等在後面呢!

    豔紅此時卻爬起跪在了我的後面,抱住了我的腰,隨著我***的動作,一會兒向後拉,一會兒向前推著,就像是在拉風箱一般,還不是的用濕潤的小舌頭舔著我的脊背。

    我被勾引的欲火大熾,渾身的血液都像在燃燒一樣,可是卻也奇怪,今天雞巴卻沒有平日的敏感,一樣的飽脹,舒爽,可是卻沒有想要噴射的欲望。

    豔麗如水般的肌膚愈發顯得晶瑩剔透,她把拳兒緊緊握著,被華姨吻住了唇,喊又喊不出來,只能拼命的擡高著臀兒,扭動著身子,從肌膚上沁出一層微微的細汗,透出淡淡的膚香。

    我不由"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第十十八章
快穿辣文肉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