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神医小农民 春满乡村 近身保镖 家庭欲火 小家碧玉H 阿宾正传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章节目录 少年阿宾 (67)

阿宾就天花乱坠的鬼扯蛋,手指在雪梅脸上细划着,分散雪梅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地拔拔,雪梅慢慢的忽略了疼痛。晚上我们再去吃烛光晚餐。阿宾提议,当然没忘记扭动屁股。嗯雪梅哼了哼:不要为什么我今天又没生日她说。没生日也可以吃啊我才没啊唷那么多嗯生活费她喘着。我请你啊阿宾说。不要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嗯她说。可是,我们已经这么好了啊阿宾说。那有什么用雪梅望着天花板:吃完饭,你就走了啊我今天可以陪你一整晚。阿宾说。啊轻点雪梅别过头:那还是不一样的,你要作我男朋友吗嗯这个阿宾这可就迟疑了。哼这样好了阿宾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以后当我们在一起,我作你哥哥,有时候陪你吃饭,有时候陪你看书,好不好我保证,疼你,爱护你,好不好喂喂你干嘛又哭啦我不知道雪梅流着泪:我不知道我我没有爸爸妈妈,自己一个长大,你你别对我这样好好好乖阿宾真慌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乖,你现在觉得好点吗唔唔雪梅脸红得像苹果:很胀,好奇怪。胀阿宾说:我还有一半没放进去呢你吹牛雪梅笑起来。阿宾为了证明他不是吹牛,屁股用力一沉,虽然没有百分之百将巴完全进去,却也和雪梅相贴,吻合度总有八、九成了。雪梅被他撑得杏眼圆瞪,婉转啼叫着。怎么样信了没阿宾说。信了你你一定要轻点雪梅哀求的说。好啊,阿宾动了:像这样吗嗯嗯哦荷还痛吗阿宾又问。雪梅摇摇头,脸上有千般滋味,嘴儿闭不起来,阿宾看她的小舌头在嘴里乱蠕,忍不住亲上去,雪梅立刻搂紧他,深深地吻在一起。阿宾逐渐将动作加大,抽到最外面,重重地送回去,雪梅鼻息沉闷,腰枝酸僵,阿宾选好时机,突然展开一轮猛攻。啊雪梅吸不住阿宾的嘴,叫出声音:啊哦这样好不好阿宾也喘起来。雪梅拼命摇头,不愿答话。阿宾耸动不止,继续追问:好不好啊好好雪梅勉强迸出几个字。这样呢阿宾更快了。雪梅这时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辛苦的咿咿呀呀,阿宾不为难她,埋头苦干,勤勤耕耘。也许是俩人的调情实在太够了,也许是雪梅的花径太鲜紧,阿宾没多久就丹田烘热,背脊发凉,他猜自己应该再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不打算多支持下去。在同时,雪梅的腰身也吃力的弯挺着,小圆臀主动配合著阿宾凑迎,屁股下湿得不成体统,两人交颈拥抱,作濒死的战斗。决胜时刻来得比想像中还快,雪梅开始大声尖叫,回肠荡气,阿宾也呼吸浓浊,满头大汗,最后雪梅突然脱力,浇出更多的水,阿宾也僵住不动,强劲的阳深深灌入雪梅的子之中。没有人还有多余的力气,所以只能交拥着调整呼吸,阿宾用手掌在雪梅全身摩动,让她更感温存。好漂亮,雪梅阿宾说。雪梅乖巧的亲吻他汗湿了的膛,猫一样的躲着不动。你今晚是不是真不回去,要陪我吗雪梅问。嗯。雪梅低低的说:我好怕怕什么怕你走雪梅说:我第一次和男人做这个,你如果做完了就走的话,我会觉得我会觉得傻孩子,我不会的。阿宾说:我不是说过,会疼你爱护你吗雪梅仰起脸看她,那深邃的眸子,明亮而闪烁,就像是一潭清澈的小湖。太阳虽然开始斜了,屋顶还是寂静而袄热,仿若什么事情都不曾经发生过一样。考试对学生来说,总是比想像中来得慢,比实际上来得快。所以当审计学副教授在下课前宣布,下个礼拜要期中考的时候,大家还是发出哇啊的声音,表示伪装的惊讶。副教授司空见惯,连一点反应也没有,收拾好提袋就走了。喂,怎么办依姈对旁边另一个女生说:这科好难,你有抄笔记吗我抄得很乱,那女生说:我恐怕连自己都看不懂。那怎么办依姈转向前排座位问:文文,你一定有抄吧有啊文文说:可是不晓得有没有用借我copy,依姈跑过去:先读了再说。笔记不会自己抄啊更前排的雪梅冷冷地道:干嘛到处借咳咳依姈和文文面面相觑,文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依姈等雪梅离开座位后,对着她的背影作了一个鬼脸,小声说:装模作样咳嗽鬼雪梅这两天染了风寒,咳个不停。刚才坐在依姈旁的女生也走过来,说:别理她,人家是好学生嘛欸欸,对了,我有听别科的同学说啊,我们这个副教授最近情绪很差,下个礼拜的题目不晓得会不会故意啊你别吓我文文很担心。真的那女生说:人家说的,他和太太办移民,可是他太太到了美国以后,就说要离婚了不是,是说已经离婚了又有人说。这种小道消息女孩子可有兴趣了,马上忘记考试的事情,绘声绘影地交换起情报,自然免不了加油添醋,无事生非一番。好了好了半天没吭声的阿宾实在听不下去:吃午饭了,吃完快点念书。你请客啊那女生问。呃,阿宾一时语塞,顾左右而言他:今天天气真好。一点诚意都没有。那女生说:别老黏着女朋友,我们这些同学其实也不错的偶而约约我啊阿宾赧涩的看了看依姈和文文,赶紧收拾包包,依姈机灵的很,提议说:好了,一起吃饭吧顺便把笔记copy了大家一份。这最后一句是问文文的,文文点头说:嗯。众人背起包包,到校门口的自助餐厅胡乱吃了些东西,依姈平时没烧香,这时不敢怠慢,主动去影印行印好了笔记,分给大家,然后便作鸟兽散各自回去抱佛脚了。依姈拉住文文:文文,我有一个想法她将她的想法告诉文文,文文听着,时而摇头,时而点头,依姈说完了,问道:好不好这样好吗文文很迟疑,依姈是提议去拜访副教授。好啦好啦依姈说:包准妥当。可是可是文文说:为什么我要一起去哎呀依姈挽住她的手:你有抄笔记,你问起来比较有方向嘛不过不过文文不放心。没关系的,依姈拉她:去啦天好黑,好像要下雨,我们快走。天真的很黑,乌云压顶,空气十分沉闷。文文向来没有主见,依姈连哄带骗,将她拖着走,来到学校旁的教职员宿舍。好像是这一家。依姈跳上门阶,按着电铃。还是不要啦文文想反悔。上来啦依姈又按了一次。这样说不定老师反而不高兴哦文文苦着脸。不会的。依姈再按了第三次。好像要下雨欸不如文文随便找藉口。谁啊可是来不及了,门已经打开来:唔,你们老师依姈漾起迷人又灿烂的笑脸。找我吗副教授穿着汗衫,嘴里正嚼着什么东西。老师,依姈拉着文文的手:对不起,你在用餐啊真抱歉是这样,我们刚刚课堂上有一两个地方搞不懂,两个人又讨论不出结果,可以再问问老师吗依姈说得好像跟真的一样,副教授很难推辞,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他抓了抓耳朵说:好好啊那好啊请进来依姈的第一招成功了,她对文文使了个眼色,俩人手牵手一起跟在副教授后面走进屋里。对不起,副教授边走边说:屋里乱了一点咯叽依姈和文文忍不住都笑出声来。这屋里哪是乱了一点,简直是乱了七八九十一百点。宿舍本来就很旧,可是一进门,就有一种单身男人特有的臭味,门旁是乱成一堆的鞋袜,客厅里衣服和杂物到处散堆,电视跟电脑的萤幕都亮着,沙发上有书有瓶罐还有杯盘碗筷,长几布满纸张文具,唯一的小空位放着一碗泡面,正在热腾腾的冒着白烟。你中午吃这个啊老师。依姈问,而且和文文转头四下打量这不可思议的房子。呵呵副教授除了傻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啊,依姈说:那你先继续吃啊,我们等一下再问。唔这个副教授变得傻呼呼的,和课堂上专业权威的模样完全不同。吃啦吃啦,依姈牵着文文的手:文文,来她们往屋后厨房走去,副教授獃了一会儿,坐下来继续吃他的泡面,不过眼睛还是不安的瞄着厨房那边。厨房传来隐约的水声,还有叮叮冬冬的其他声音,不久文文出来了,提着一只塑胶篮子来捡零零落落的那些碗筷。欸那个副教授觉得很不好意思,正想说些什么。吃你的面,老师。依姈也出来了,提着一只更大的篮子。副教授像是幼稚园的小朋友,乖乖地夹起他的面,做错了事般默默的吮着。文文端了篮子回去厨房,依姈则蹲到沙发旁边,把带着汗味的衣服一件件丢进篮子里。副教授边吃着面,边看着依姈,依姈专心的收拾连瞧都不瞧他。副教授眨着眼,心头酸酸的。依姈侧蹲在那儿,盈盈的腰枝和娇俏的小臀构成美丽的曲线,副教授盯着这充满青春活力的学生,有些发愣。吃面啊,傻瓜。依姈说。副教授大梦初醒,被叫作傻瓜反而有点脸红,恰好文文又拎着空篮子出来,冲淡了一些尴尬。轰隆外面猛的打起一道响雷,吓得文文呀的缩了一下,接着就听到哗啦啦的雨声。下雨了依姈问副教授:洗衣机在哪里厨房后门出去就看到了依姈对他嫣然一笑,转身往后头去,副教授心头又是一阵酸。文文把沙发上剩余的碗筷一扫,都推到篮子里,也回到屋后头去了。雨下得很大很大,副教授心神不宁的又捞起他的面来吃,却听到筐啷一声,还有两个女孩的惊呼,他连忙将面吐出来,站起来大声问:怎么了没没事这是依姈的回答。副教授不放心,正要去看看,依姈和文文就从厨房走出来了,两人身上都湿了半边。依姈吐着舌头笑笑说:开后门的时候撞在一起了,打翻了水桶她们拍着身上的水,文文白色的短裤还有一大片泥渍。依姈和文文正在整理间,门铃突然又响起。副教授望了望她们俩,又望了望门,才放下筷子,往大门走去。哪位副教授将门打开。门口站的是雪梅,她被雨淋得全身都湿淋淋的。老师她才开口,又闭上嘴,原来她看见屋里的依姈和文文。气氛一下子僵硬起来。副教授才想起应该叫雪梅赶快进来,依姈就开口了:啊,你迟到了,怎么淋得这么湿,快进来文文先是瞪着依姈,不过马上也反应过来,随着说:是啊,你怎么晚这么多她跑到门口拉着雪梅走进来:哎,你不是还在咳嗽吗淋成这样副教授让开位子,还真以为她们是约了一起来的。老师还在吃午餐,我们刚好帮他收拾一下依姈转头对副教授说:你看,我们三个都湿透了,有没有衣服让我们换呢我怎么会有衣服让你们换副教授关上门,搔着头说。衬衫t恤都可以啊,我们先把湿衣服换下来。衬衫是有几件要乾净的哦。依姈想起洗衣机里那一堆臭衣服。乾净的乾净的,副教授说:在房间里,我带你们去。副教授拉开了卧室门,里面虽然也没整齐到哪里,不过比起客厅是好多了。依姈走进去,文文拉着雪梅,雪梅有一点扭抳,还是一起进去了。副教授在衣橱里翻出几件衬衫,果然都是乾净的,依姈相当满意。有吹风机吗依姈又问。她和文文只是衣衫湿了,这吹风机显然是替雪梅要的,雪梅嘴唇动了一下,好像要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有有副教授点着头:等一下,我去拿。说着将衬衫摆在床头,他就走出房间。房间因为副教授的离开而安静下来,连外面也安静下来,文文看着床边的窗户说:雨变小了咳雪梅说:你们在这里作什么那你又来作什么依姈甜甜地笑着,用手去轻抚雪梅的发稍。雪梅偏过头,沉默不语。啊,我们赶快换衣服吧文文说。依姈应了一声,自然大方的脱去湿衣服,文文比较含蓄一点,背对着两人,也解开衣扣,雪梅动也不动,甚至不看俩人。依姈,你身材真好。文文说。依姈将外衣裤及鞋袜脱下,正要解内衣,见到文文已经要穿衬衫了,不禁问说:你里面还穿着湿衣服作什么哦文文便又将衬衫脱下,也打开内衣背扣,俩人都只剩下小小的三角裤,露出白嫩嫩的房。你身材也不错啊依姈趁文文穿回衬衫的空档,顽皮地伸手在文文粉淡的头上拨了一下。唉唷文文连忙闪身躲闭,却一家伙撞进副教授的怀里。刚才房间门也没关,副教授拿着吹风机站在门口:吹吹风机谢谢依姈衬衫也没扣,跳过来接起吹风机,同时将文文拉出副教授的怀抱,碰一声将门关上。副教授的鼻子和门板只差两公分,他还没来得及走开,房间门又拉开了,依姈探出半个身体问:还有毛巾吗依姈这小魔女,衣扣同样没扣,圆滚滚的半边酥颤巍巍的抖着,副教授的喉头困难地吞咽着口水。我我去拿他说。碰的,门又关上了。文文红着双颊,把衣扣一一扣好,依姈拿着吹风机走到雪梅旁边,她还是穿着湿衣服动都没动。依姈说:好了,别别扭了,来,坐这里把衣服换了,身体又不是挺好雪梅虽然听她的话在床头坐下来,却没有要脱衣服的意思。扣扣门上传来敲门声,副教授在外面说:毛巾文文看了依姈一下,依姈对她使眼色,文文赤着脚走去开门,接过毛巾拿去给依姈,回头看见副教授还傻在门口,就说:老师,你的面不是还没吃完吗啊对了我也还没把碗洗好呢。文文走到门口,把副教授拉走开,同时将门带上了。房间里就只留下雪梅和依姈。依姈将毛巾摊开,蹲在床上,从背后替雪梅搓揭着头发,拭去满头的雨水,然后伸手到雪梅的前,把她的衣服解开,轻轻的褪下来,俩人都默默无语。你好细的皮肤。依姈拉下雪梅内衣的肩带时说。雪梅甩了甩头发,还是没有说话。依姈将一件衬衫披到雪梅身上,跳下床来要去脱她的长裙,雪梅突然一张俏脸涨得通红。依姈不理她,仍然将她的裙子脱去,雪梅把手掌遮在内裤上,这内裤是阿宾不久前才送给她的,屁股那一面是透明细纱。依姈格格笑着,伸手在她的屁股上,说:哎呀连这里都湿掉了啦说着又要去脱她的内裤,雪梅这回死都不肯,依姈站起身来,笑着脱掉自己的内裤:傻丫头,我的也湿了,穿着多难过啊。虽然有衬衫遮着,雪梅还是看见依姈黑黝黝的私处,依姈将衬衫往腰间掀开,香喷喷的身体全部露出来。她对雪梅说:怕什么身材好不怕你看雪梅忍不住咳了两下,咬着牙,还是拉住衬衫遮住身体。依姈没再笑她,只是蹲下来替她脱去鞋袜,又拿起吹风机,找到座,蹲到雪梅背后,帮她吹起头发。温暖的热风吹到雪梅冰冷的发丝上,俩人不再说话了,直到依姈将她的头发完全吹乾,雪梅猛的又咳起来,而且咳个不停。依姈替她拍着背,她摇摇手表示不要紧。依姈走下床,随便扣上两颗扣子,抓起地上那一堆湿衣服,轻声地离开房间,过了一会儿,她又进来,手上端着一杯温水。老师刚好有康德,你要吃吗依姈摊开手掌,有一颗胶囊。雪梅点点头,接过来吞下,并喝了一口水。依姈坐到雪梅旁边,对着她的脸一直看。文文呢雪梅问。还在整理厨房呢,依姈说:说真的,雪梅你很漂亮。雪梅又羞了,眼睛看向窗外。雨停了依姈也看着窗外说:来依姈拉着雪梅,打开窗户,肩并肩在床上跪着,双肘架在窗台上,窗外是一片很小很小的园子,围着密密麻麻的九重葛,园子里还是乱得可以。嗯空气好好。依姈说。依姈,雪梅说:对不起什么依姈问。雪梅摇摇头,没有再说。依姈白眼瞪她,一招回马枪手掌轻拍在她的屁股上。雪梅惊呼一声,才记起她只穿着几乎是透明的内裤,而依姈连裤子都没穿,两人还翘着屁股在这里看窗景,依姈搂着她的肩,一起笑得花枝乱颤。我们俩很少讲话哦依姈说。嗯。唔,你有男朋友吗依姈突然问。雪梅想起阿宾,又红了脸:干嘛问这个有没有嘛雪梅一下子答不上来,她有男朋友吗阿宾好像不算男朋友,可是回答没有又好像有点儿丢脸。不算是吧雪梅望回远方。不算是依姈沉吟着:好奇怪什么奇怪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是你犹豫还是对方犹豫啊是你胡说我哪里胡说依姈将头靠在雪梅肩上。雪梅说:喂,你不要这样我怎样依姈说:靠一下也不行啊不是啦我不是说这个啦我是说雪梅说:你不要这样嘛我又没怎样你别我嘛我哪有你依姈摇着双手:我的手在这里啊雪梅狐疑地回过头,发现臀部的圆弧后面,除了苹果绿的内裤颜色外,还有一团毛绒绒的黑影,并且在上下左右蠕蠕移动。啊雪梅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啊依姈随着也看见了那东西,她往床边一,抓到吹风机,机伶地向那东西拨去,那黑影被抛出床外,落到地上,原来是只肥大的蜘蛛,足有半个巴掌大,依姈趴落床缘,检起一只鞋子,啪的将那蜘蛛拍得血模糊。呃呃雪梅吓得直哆嗦:它它它咬我咬到哪里依姈弯下腰来。屁屁股雪梅快要哭出来了。我瞧瞧依姈安慰她:身体低下去雪梅伏回窗台,将屁股翘高,依姈看了一下看不出异样,便将她的内裤褪到大腿,雪梅本来想阻止,又不知那该死的蜘蛛到底对她作了什么,只好让依姈将它捋下。有一条线没依姈看着说。有一条红红细丝的般的抓痕从雪梅的右臀斜划到右臀,依姈猜测那是她将蜘蛛拨开时,被牠的尖爪抓出来的。怎么办怎么办雪梅急死了。我再瞧瞧依姈再前后左右的看了看,没有红肿也没有血迹。这里会痛吗依姈用指头沿着细痕轻轻着。嗯不会。雪梅说。这儿呢也不会。依姈又来回问她两次,雪梅都不会痛,依姈觉得那倒霉的蜘蛛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就放了心,看着雪梅圆翘雪白的香臀,不免起了顽皮的意图。可是很红欸她故意说,同时用指甲儿尖抠在那细痕上。嗯有一点痒雪梅说,她也不知道痒是指甲还是蜘蛛造成的。糟糕依姈说,食指和中指动个不停:这儿也有。她将指甲儿尖挑着雪梅菊花皱摺的边缘,雪梅毛骨悚然起来,浮出颗颗的皮疙瘩。依姈别动,别动,依姈说:我得再看看雪梅的肛门周围长着几支细柔柔的嫩毛,依姈猜雪梅自己也不知道,她轻抽着其中一两,雪梅忍不住哼出来,脸蛋儿红得透汁。嗯唉唷你在作什么帮你检查,她说:我再往下看。再往下看就要到不可思议的地方了,雪梅的脸烫得可以划火柴。不不要不会咬到那里罢谁知道依姈说:还是看看比较妥当。依姈猫伏在雪梅屁股后面,还是用指尖,细细腻腻的拨动贴在阜上的耻毛。雪梅嗯。那个人看过你这里吗谁那个不算男朋友的男朋友依姈把她的毛儿拨好了:有没有你别胡说八道。依姈笑起来:嘻嘻雪梅不晓得她在笑什么。其实,这种男朋友我也很多。依姈说:本来我是要说,你男朋友一定会称赞过你这里长得很漂亮。你你在看什么嘛真的很漂亮嘛依姈将脸贴在她的臀端上。雪梅只记得阿宾说她的小花园长得很秀气,她也不晓得所谓漂亮是怎样叫漂亮,不过那种地方教别人一直瞧着,还在旁边来去,真的是丢人现眼。可以了吗依姈。她问。不大好欸,依姈说:这里有点儿痒,对不对依姈的指甲正刮着她的会,雪梅承认的点点头。我就知道。依姈说。怎么办怎么办雪梅苦着眼睛。放心,依姈说:我来想办法。依姈的办法颇为奇怪。她就是用她的指甲尖,挑破雪梅闭合着的花唇,然后来回慢慢地滑动。雪梅再度浮起满身的皮疙瘩,依姈很细心很细心地重复拨开那粉红色的软,并且微微刺动着,好一会儿,终于有一颗珍珠般的水珠被挤到花瓣儿中间。好一点儿了吗依姈问。事实上雪梅觉得更痒了,她又不晓得要怎么说,很想爬起身来不让依姈看了,但是手脚就是长不出力气来,反而缓缓的摇着头,低颈垂首靠到床上,把脸埋在四撒的秀发之中。依姈这鬼灵岂然不知,她见雪梅没有主张,反而得寸进尺,食指沾了沾湿,悄悄的扣进那两片肥之中。唔雪梅用鼻子表达出不满。就当依姈逐步使坏之际,天气却转好了。雨停了,云也逐渐散去。文文收好了厨房的混乱,便想叫她们出来问功课,走来卧室门口,见门虚掩留下一道缝,她轻轻推开一点点,就看到依姈跪在床上,雪梅趴在依姈膝边,屁股翘得老高,依姈的手指头深深地进雪梅的蜜儿里,还不时缓缓抽动着。文文登时獃了。这这是什么状况她虽然看不见雪梅的脸,不过却知道雪梅全身都在发抖,没道理了,文文怀疑自己的眼睛,她摇了摇头,一时之间找不到头绪。依姈一边用食指在雪梅的身体里抽送,一边伸掌去揉动她的房,雪梅的声音像在低泣,同时排出滑油油的水份来。依姈低头不知道对雪梅说了些什么,雪梅先是摇头后来又点头,显然心境杂乱如麻,文文看着她从大腿滴滴流下的汁,不禁红了脸,因为她自己底下好像也渐渐潮湿了。文文一阵晕眩,没想到整个事情完全变样了,拜访老师怎么会拜访出这种情形来,她伸手拉住门把打算关上门,不看了,才退了半步,背后就撞到一堵高大的膛。文文大惊,连忙自己掩住嘴以免发出声响,提心吊胆缓缓斜过眼角,妈呀,是副教授,他正也望着房里看得目不转睛。文文简直是羞死了,今天怎么一再闯进他怀里而且这时进退两难,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对,她吐了吐舌头,缩着肩膀,尴尬的转回头,思索着要怎么办。文文不晓得副教授已经在后面站了多久了,房里的香艳节目仍然继续上演,雪梅被依姈弄得像虫一样扭曲着身体,这种镜头真的不能多看,文文的脸像着火了一样,又烫又辣,双腿偷偷的交磨,心中忧心忡忡,因为那要命的地方更湿了。这时从背后,在比她屁股高一点点的地方,产生了一种坚硬突出的压迫感,而且越来越明显,甚至好像在她身上磨着。文文又不是小学生,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她真该不顾一切的走开,但是这念头才刚浮起,副教授却伸来了双手将她圈住,文文缩瑟在他身前,马上听见重的呼吸声,吹得她头皮发麻,她娇娇怯怯,再回头偷偷查看,副教授的眼睛仍然盯着房里猛瞧。文文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吞回去了。房间里,依姈将雪梅的脸扶起来,俩人静静地接吻着,好像情人一般。这时候文文感觉到有一股更加热闷的气息在耳鬓边鼓噪,心中暗暗叫糟,果不其然,副教授的嘴唇莽然地就吻过来了。糙的胡渣磨在她的俏颊上,文文皱眉闭眼,双手想去抓副教授的腕,没想到副教授两掌上滑,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一双椒。他的理智正在远离,文文急死了。没有罩垫底,副教授的大手整个儿的将她那青春脯满握不放,而且理直气壮地抚弄起来,虽然动作不够温柔,文文小巧坚实的尖顶在他掌心中,还是不断的发硬。嗯房里的雪梅低哼了一声,支持不住地倾倒下去。文文感觉力气从自己的两脚开始向上消融,她站立不了了,身体酸软一味往下溜。副教授并没有去架撑她,反而跟着她矮下去,文文重心倾斜,两手只好扶住墙壁,脸贴在肘臂上,副教授黏着她蹲着,像两只青蛙一前一后的躲在门边,副教授用牙齿去啃她的后颈,两个人同时猝猝地喘着气。哦别这样文文微弱地拒绝着。不过显然副教授并不打算接受她的建议,因为他的一只左手已经离开她的房,伸进衬衫的下摆里了。文文的短裤正在洗衣机里头洗,衬衫下面就是三角裤,最后的防线,但是她的手还架在墙上,所以副教授轻而易举的,用两三指头就捏住了她胀出来的耻丘。老师文文想要夹腿,但是来不及了。唔唔副教授的气息很急,到湿湿的棉布让他更加兴奋。文文大窘,自己急忙分辩道:那是刚刚撞翻了水嗯唷没有人在乎她要作什么解释,因为她的话还没说完,副教授的指头早勾开内裤花边,在她的小裂口上搅和着了。啊呀呀别别这样文文软得说不出话来:老师副教授浓浊的呼吸一直在她脑袋后头回响,而且右手也滑下来了,两手一起乱乱撩,搞得文文整个户黏不拉答的,只能恨恨地咬着牙,呜咽忍受。着着,两只手忽然少了一只,文文顿时觉得有点空虚,老师怎么不了副教授的身体在她的背后蠢蠢骚动着,悉悉娑娑,一会儿光景,那不见了的手又出现了,这一次向她的屁股蛋,而且在扯她的内裤,把她的内裤都扯偏到一边,整个儿阜都凉飕飕的,完全遮不住什么重点,然后两手一前一后,到处乱挖,挖得她魂儿都快飞了。挖着挖着,文文开始觉得,副教授的指头变得很奇怪。奇怪在哪里呢文文也说不上来,其实她是没办法进行任何思考,全身热腾腾像要冒烟一样。不过马上文文就知道奇怪在哪里了。文文觉得,副教授的一大得出奇的指头在想办法钻进她的儿口,那指头真大,真大文文马上知道了,那不是指头,那是老师老师文文下意识想要阻止,副教授的两手同时移到她的大腿边,固定住她那美丽屁股,然后像剥面包一样的剥开,身体一贴,那巨大的指头,错了,那头,向前推进,就没入文文的腴美的唇瓣之中。嗯呀文文挨不住哼起来,她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也不阻止了。把把屁股翘起来,好不好副教授说。好不好好不好文文的小脑袋瓜还在想,身体却将不自主稍稍向前跪着,腰儿一实,屁股自然就翘起来了,才刚翘好,副教授立刻长驱直入,整阳具都挤进去。哦副教授剧烈地发抖,抱着她用力咽气,文文被他侵入,大势已去,抵抗显然无益,她回过眼来,刚好他也在看她,文文见他血冲了头,心中不忍,扶起他的手放到她刚才靠在墙上的位置,再将脸前贴到他的臂上,然后双手后揽,扶住他的腰,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副教授心头一阵悸动,反倒停在那儿忘了要干什么。老师文文说:我我翘好了唔,唔。副教授突然醒悟,连忙作两次抽送。咿嗯
上一篇| 返回目录 | 下一篇
章节目录 少年阿宾 (67)
快穿辣文肉文小说